烘培教室Sweet Ribbon學習糖派。這是第一次吃也是第一次做。所以我不知道別人的糖派的材料加了什麼,也不知道別人的糖派是什麼味道,只知道我好喜歡我今天在教室學到的這個糖派。中間的餡吃起來有點像較硬的馬卡龍,這種黏牙的感覺我很喜歡。咬到杏仁時的清脆口感加上堅果香,還有陣陣飄來的蔗糖香,甜而不膩,它沒有華麗的外表,但是純樸的口味很“ㄙㄨㄚˋ嘴”。

派皮上塗上蔗糖內餡,再撒上蔗糖crumble&杏仁顆粒。簡單又好吃!

另外一提,今天老師給了大家點心吃喔!因為這間教室老師不會作示範所以沒有像其他教室一樣,最後可以試吃。但是偶爾老師開發新食譜,或是試做點心時就會分給當天來上課的同學試吃。我第一次去上體驗課時很幸運的吃到了目前為止吃過最好吃的蘋果派。

而今天老師給了我們榛果起司麵包&咖啡餅乾。也很不錯!

 

----------------------------------------------------------------分隔線------------------------------------------------------------------------------- 

聊一下上課時的小插曲吧!

今天一起上課的有一位新來的男同學問我是來自台灣哪裡。而接下來我們的對話就是我受不了日本人的其中一項缺點。

通常有兩種情形。

第一種

日本人:台湾のどこから来たんですか?(你來自台灣哪裡?)

我張開口正要回答時,日本人又說:台北?台北?ね、台北?(台北?台北?是台北嗎?)

我:違います。彰化ってところです。(不是。我住彰化)

日本人:知らないなぁ〜。おれ、台北しか知らないから!(不知道ㄋㄟ。我只知道台北)

我心想:你只知道台北那你問這些問題是問個屁喔!

我忍住想飛踢對方的衝動,露出甜美的笑容回答他:うん、有名じゃないからほとんどの外国人が知らないんだよね〜!(嗯,是呀彰化只是個小地方大部份外國人都不清楚。)

 

 

第二種,今天在教室遇到的男同學就是屬於這一種。

 

日本人:台湾のどこから来たの?(你來自台灣哪裡?)

我:彰化です。(來自彰化)

日本人:彰化?どのへん?(彰化?在哪裡?)

我:台中知ってる?台中よりちょっと南のところ(ㄣ~你知道台中嗎?比台中更南邊一點點)

日本人:台南?

就跟你說彰化了還台南個什麼勁啊!

 

 

很多都是只知道台北台中台南,多希望你講的是這三個其中一個城市,那他就會露出“你看吧,我知道這城市喔”的驕傲表情!如果不是他期待的這三個城市就會有點失望。快14年了不知歷經多少次這樣的應對,今天我終於忍不住對著這位男同學說:每次我說比台中南邊一點點,日本人肯定回答我“台南?”,可是台中跟台南其實有點距離的喔!

當然男的只能傻笑,不,我看他是苦笑,”怎麼遇到恰查某“吧!

相反的,當你問一位外國人你來自哪裡,可是你沒聽過那個城市,我想大家一定不會想硬猜。我到現在真的一直無法想透日本人的這種舉動。說不知道有這麼困難嗎?而她們的反應就像是台灣只有這三個城市一樣。真是夠了!其實也不是生氣只是次數太頻繁,對於這樣的應對真的是有點厭倦。

 

文章標籤

龜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